第二百零四章 交锋(1 / 8)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胤禛是在西安城里降下今年冬天第一场雪的清晨走的——如被蒙上厚厚一层幕布的天空,阴沉又压抑,片片雪花模糊了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樂文小說|我倚在长乐门边,心头五味杂陈。自额尔敦满月的争吵后,胤禛又来大自在几次,话题自然是要我随他回京,每每提起每每不欢而散。京里催他回去的信紮一天几封,胤禛每收到信时脸色愈发的阴郁。

“你不想知道福晋信里写着什么么?”胤禛最后一次来大自在时,他扬起手里的信,语调平静却又暗含着压力。

我淡淡瞥了眼那满是字迹的云母笺,边给自己斟了杯茶随手翻过一页账目,天气愈发的冷了,再加上胤禛这冷面神,大自在的生意一直是不温不火。我捏捏眉心边无谓的应道,“我说过了,我对你的事没有兴趣。免得你觉着我是八爷十四爷的细作。”眼见胤禛眼中极快闪过一丝尴尬,我品了口茶,许是放的久了,茶水味道有些苦涩,我微微蹙眉,“再说了,你的玉福晋可是身体不适,在京城雍亲王府闭门养病呢,我哪有资格说三道四呢?”

胤禛一时愣怔,脸色瞬间变幻,他长出口气,直直凝视着我的眼,“玉儿我知你恨我怨我,你无端离京,皇阿玛总得给人前有个交代!只是,若往后你晓得了今日之事,你不要后悔的好。”

我被他那复杂的眼神盯得心头发虚,硬是梗着脖子答道,“后悔?我最后悔的事儿我都做过了,哪儿还有更后悔的呢?”

“即使如此,我多说也是无益了。”胤禛面皮上硬挤出个表情,转身往门外走去,快至门口,他半侧过脸来,一手打开门,冬日的阳光尽数洒在他的身上,只是半边脸在阴影中,与光线反射出的光晕相较有着说不出的落寞孤寂,“我与老十三明日一早回京,这边有年羹尧安排,你自个儿好自为之吧。”

“主子,下雪了,咱回吧。”云舒递给我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我低头一看是个手炉,这才反应过来手已冻得冰凉。

我不想让胤禛看到我送他,本想躲在大自在,可心里最深处似有一个声音在说,我舍不得他!舍不得他!几番挣扎,我只带着云舒租了个马车,远远看着胤禛与十三阿哥在长乐门外与说着什么,侍卫们三三两两的检查行李整理行装。胤禛每说一句年羹尧皆是微弓着身子点头称是,他的面色依旧冷凝看向年羹尧的目光依旧冷傲可当看向长乐门内时,又带着些许的期待以及期待过后的失望。末了,十三阿哥瞧了眼天色拍拍他的肩膀,他叹口气,向着大自在的方向投下眷恋的一瞥翻身跃上乌风追云大喝一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