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残秋叶落,庭院深深,史玉莲蹙眉斜靠窗前。值得您收藏。。

萱草手拿狐皮外衣,蹑手蹑脚地上前,小心翼翼道,“姑娘久沐凉风,恐对病体不利,为安太太心,姑娘不妨回屋修养?”

史玉莲眼眉微瞥,不置可否道,“回屋?怎么,我现在连窗边也呆不得了?”

萱草闻言,忙下跪请罪道,“是奴婢失言,求姑娘恕罪。”

“恕罪?我且还是罪人,何能恕别人之罪?”史玉莲嘴上冷笑回刺,到底慢慢踱回了屋内,边走边凶道,“休得装样,谁不知你现在是太太的人,还不快起来回话。”

“奴婢冤枉。”萱草忙起身叫屈道,“奴婢虽无大才,却也懂得一奴不侍二主之理。奴婢但凡做过半点不利小姐之事,只叫老天打下一道雷,将奴婢劈下那九幽地狱,好证奴婢清白。”

“你是清白了,却泼我满身脏水,你这衷心我可不敢要。”史玉莲回身半卧榻前,正要继续教训这吃里扒外丫头,就听外面回话,道有客人来访。

史玉莲眼神一亮,也不敲打人了,转而嘱咐萱草道,“记住你那些旦旦誓言,我只瞧你怎么做。我等的客到了,你去外面好好招待,事了自有你的好处。”

萱草忙拍胸脯领命,临走还不忘求证道,“姑娘确定不去见见吗?”

“见见?”史玉莲冷傲道,“不过是些下贱奴婢,也值得本姑娘亲自出面,给她们下贴都嫌丢份,休得啰嗦,还不快去办事。”

萱草连忙躬身答应,快步向待客厅行去。

却说待客厅这边,红袖侍药已等了好一会儿,点心茶灌了满肚,却还不见主人身影,身边虽有熟人相陪,却是从前坏了脸的离草,三人关系尴尬,也只能默然而坐,叫人好不自在。

红袖这厢正盼着快些来人,不想一直沉默的离草却突然开口道,“姐姐们上门,可有甚要事?”

“无甚大事。不过奉我家姑娘之命,到你们侯府传话,一是探病,二则续情。”红袖言简意赅,顺便打探道,“不知你家姑娘因何患病?”

离草闻言,并不答,反而说起别话道,“瞧姐姐们满脸疲容,妹妹这大胆规劝两句,务要注意休息,小心饮食。可别一不留神吃错药,像我家小姐那般病了,屋也出不得,人也见不得,可怎生好?”

这边话音方落,就听外面传来嗒嗒脚步音,门未开,倒先进来一连串的赔罪声,“叫客人久等,不知如何赔罪?”

萱草满脸歉意地进门,说道,“我有一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