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要不是我见你讨人喜欢,怎麽把你从山贼手里掳回来,你当我没事做麽(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段景之眼睛里面的血红色褪去,带着壹点点的愕然,问了句:“你什麽时候来这里的?我们不是在塌边麽?”

白依依绯色的小脸带着微微的怒()气,“你不记得了?刚才是你把我抱过来的。”

段景之似乎明白了什麽,壹把横抱起她,看着她衣衫七零八落挂在身上,“你知道落雁麽?”

“落雁……”白依依蹙眉,直觉告诉她,段景之有故事了。

段景之把她放在榻上,理了理她淩乱的蚕丝衣衫,理得很整齐,看见她花穴处白色的液体,掏出自己怀里的丝帕,替她擦干净。只有白依依衣服淩乱,段景之都是整整齐齐的,除了那瘫软的还暴露在视野里的肉根……

不过,段景之也意味到了,自己也整理好,走到桌边坐下,半倚在桌沿边,恢复了阴沈沈冷清清的眸子,“这是先帝白光下的毒,目的是控制碧落楼。这碧落楼,是先帝白光出壹千万黄金让自己的心腹也就是前任楼主宋青冥建筑的杀手之楼。而先帝为了保证碧落楼在他升天後不危害朝廷,要宋青冥立下契约,只要任楼主之位,需服下落雁,永生永世不危害江山社稷。宋青冥死前,我继任楼主,便也服下了落雁,以後的楼主,都要服下落雁,才能继任这个位置。”

白依依有点惊愕,这竟是原主父皇的产业。但是白光修筑碧落楼做什麽?

“这麽说,你隶属於朝廷?这落雁有解药麽?”

“先帝在时,服从皇帝,先帝去了,就只服从楼主,不服从朝廷。我们的任务,是杀该杀的人,整治该整治的人。落雁没有解药,宋青冥也研究过,但是都无果。”

“那落雁,有什麽用?”

“功力大增,美容养颜,但每月承受蚀骨之痛。”

怪不得,段景之的容颜比女子还要魅惑,但是不失男子的阳刚之气,“适才,你眼睛怎麽是红色的?”

“当年,为了抵抗落雁每月壹次蚀骨之痛,我擅自逆行了经脉,导致血气相冲,有时,会有些粗暴,眼神会有些不正常。”

“上壹次……你并不粗暴。”

“上次是杀人过多,血色刺激了神经,我缓不过来而已。”段景之道。

不对,她觉得这不是完全的真相,段景之说了壹半的真话,还有壹半,她将信将疑。刚才段景之的神情,绝不是他说的粗暴,是另壹种人格,带着对女人的欣赏但是含着愤恨。而且那晚,他额头上分明有着红莲,这个他却未提及。

“之前你为何不近女色?但是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