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初尝阴阳交合乐事的我满脑子都是小静那温香暖玉的身体,和她那床上动人神情,实在是有些魂不守舍。无奈有不少同学也回家探亲,免不了要在一起聚一聚,5天后才有机会去小静家。

似乎她也在等我,因为我刚抬手要敲门而门却忽然打开,小静一把将我拉进门里,我是在与她热烈拥吻的情况下用脚后跟把门碰上的。也不知道我们的衣服是怎么脱下来的,反正走到床边的时候我们都一丝不挂了

静静在我耳边低语:“兵兵,今天你必须戴套儿了,我怕怀孕。”

我怔住了,套儿什么套儿噢,是避孕套儿吧小静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撕开取出一个沾满滑石粉的橡胶套,静静把它放在龟头上往下翻,我感到阴茎被逐渐紧紧地箍住,非常不舒服。

“静静,不好受”

“这已经是特大号的了呀你看你的太大了吗”

我发现这几天阴茎似乎又有些发展,硬起来的时候不像以前那样光滑圆润,而是血管迸起的模样了,现在被一个薄薄的橡皮套束缚着,尤其是套子末端差一两厘米不能套到跟部,勒得很难过。

我还在为这不舒服的感觉沮丧的时候,静静已经腾身上来,用她“口水”淋漓的小“嘴”一下吞没了那条昂首问天的独眼龙。刹那间,一切不适都消失了,我们都投入到了性爱的浪涛中静静高氵朝中膣腔的强烈吸吮,使我不能抑制地喷射起来,一波又一波发射着。突然,我感到龟头顿然消失了束缚感,不好套子破了

接下来就狼狈了,小静拼命似的冲洗好久才算罢休,我们再也没有做第二次的兴致了。

这是我和小静之间惟一一次用这个讨厌的东西。返回兵团前,我们又欢聚了整整一天,我们不分黑白的不停做爱,为避免怀孕,6次射精都射进静静那紧窄的肛门里。

1972年,静静分配了工作。我和桦桦一起探家,恰值她到外地公干,没能见面。我和桦桦的关系还仅限于紧紧搂在一起热烈亲吻。

1973年探家,正赶上父母带全家去北戴河避暑,我索性住到静静那里。

她已经做了绝育,我们每晚象真正的夫妻那样做爱,只是白天她要上班,不能整夜欢愉,但因为没有了怀孕的顾虑,我们交合时更加肆意、投入、疯狂。

1974年,静静调到中组部做了司长,家也搬到城里。我和桦桦探家时发现她工作更加忙碌,晚上经常很晚才回家,还时常到各地开会,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反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