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杜家的宴会选在一个很不错的黄道吉日,沈流云以一身低调的装扮低调的入了场,现在她的生意以及兴国的框架都已经按时早就做出来的计划铺架完成,自有手下的人做好余后更加细致的完善工作,作为领头羊的沈流云当然是不需要她再亲自出手,更何况也要给年轻人上进的机会,产手的就要及时放手,有时间的话沈流云是不介意躲个懒的。

和她一起出现的当然的少不了谷玉农和展云翔两人,三人组的出现并没有吸引住大家的目光,因为早在他们三个人出现之前,宴会上就已经有人引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哄动事件,引得大家争相围观。

“谷爷爷,我不认同你的观点,我觉得若鸿的画很具有收藏的价值,虽然他现在名声不显,但并不代表他以后也会永远的持续现在的状态,这只是他艺术生涯中的一个低谷,等他坚强的迈过眼前的这一道坎之后,他就会走的越来越远,站得越来越高,高到让我,让醉马画会,让杭州的画家们,让全国的画家们,甚至是全世界的画家们,都必须要仰望着他的高度!”

穿戴着一身宴会现场的夫人、小姐们完全不相同的火热奔放的西洋装扮的汪子璇在衣服饰物的妆点下显得更加的明艳动人,也因此而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早已经习惯了众目睦睦之下的她毫不怯场,反而义正言词的宣布自己的想法,言语中全是难以形容的以此为荣的骄傲。

“我相信这个时间不需要我们等太久,因为若鸿他是那么的才华横溢,那么的与众不同,他对生活的态度那么的积极勇敢,无论再多再大的困难都没有难倒他,他对于自己在乎的东西是那么的执着,那么的拼命进取,尤其是每当他作画的时候都是那么的思维如泉涌挥手即可成画,我可以想像得到,待到十年,二十年,几十年之后,他的画一定会成为收藏家们的最爱,成为无可超越的巨作!”

在述说中带子幻想的结果就是说到最后,汪子璇已经自我陶醉在了自己的幻想当中不可自拔,她的眼睛仿佛已经出现了脑海里的那幅场景,脸上的更加那么的春光荡漾,让人不想歪都不行了。

然而在一群清醒的人当中,还是有极个别的极品随着汪子璇的描述进入了幻想的场景当中,似乎是他们也正在目睹着伟大的画家梅若鸿辛苦作画的场景,兴奋的直喘粗气,脸色泛红,双眼含春的杜芊芊直接进入了很多人的眼里。

看到这个场面,很多人都在默默地打量着宴会厅里的人们,他们要尽早把大脑不清楚的人排除出去,省得以后进到自己家里后丢人丢面丢份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