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愿爱服输(二)(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林梵的毫不反对令谢妍满心甘甜,飘飘然,浴室里的辛酸怨尤须臾间消散。走过一个长长的花坛後,街旁树脂的暗香惊起回忆,再想抬头去看盛渲的房间时,已经错过最佳距离。总不能挽著林梵的手臂,一百五十度仰面望天──盛渲住得那麽高,天黑夜深,一抬眼处处都是霓彩幻光,她又怎麽看得清离地六七十米处的某个阳台是否有人偎依呢?盛渲现在沈浸在他的多角爱情里。谢妍告诉自己。影片一如宣传评论所言,幽默而温馨。谢妍没想到林梵对自己的追求手段竟然这样简单:灯光一熄,他便握住她的手,轻轻用力,暗示她主动偎上他的肩。谢妍惊异之余,头脑也紊乱起来,竟然乖乖照办。回过神来,忍不住自嘲地小声问,“怎不带我看恐怖片?”“太吓人,我担心你不肯在主角的惨叫声里同我接吻。”这是什麽道理?谢妍自林梵肩上抬头坐正。林梵轻声而笑,“这句话显然更有惊悚效果。”谢妍讪讪,无言以对。她的手还是被林梵握著,从他肩上弹开不过是吃惊之下的正常反应,不再重新偎上去也不过是为著自己一点可怜的矜持,面子上太抹不开罢了。但林梵不肯放过她,原本握著的手放开,改与她五指相贴,再微微错开一点,手指落入她指缝间,与谢妍指掌交缠。“愿意吗?”他的声音诱惑地低沈。原来林梵并不温和,谢妍有点儿惊讶。她对他太早倾心,他却只是抱著引诱的态度,如此轻佻。笨笨的大怪物史莱克被荆棘刺中,[嗷喔]一声大叫出来。荧幕上画面色彩很明豔,谢妍却只是盯著林梵半匿在黑暗中光暗变幻著的脸。林梵也不避不让地望著她,漂亮深邃的黑眸里光彩流转──他视她为榖中物,志在必得。谢妍被林梵抓握著的手渐渐失去力气,一分一分软下去。“为我做一件事。”她说。“什麽?”谢妍示意林梵放手,打开手袋,拿出那两瓶果醋,放到他手上。“你把它们喝下去,然後你说什麽我都应你。”但是只限此一晚,今後再不见面。是她沦陷得太快,但他用这种轻浮玩弄的态度对她,谢妍还是怎麽也不甘心──她死不足惜,但这样委屈,怎麽也不能瞑目。林梵似乎被她的惨烈语气吓到,拿起一个小瓶映著光打量,“这是什麽?”“醋。”“你要让我喝──两瓶都得喝掉吗?”林梵的声音有点儿可怜。“对。”他害她在他面前毫无自尊,谢妍恨死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