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溺(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燕格凝喝下灵虚花汁睡了整整一天。这段时间,发生了数件让后世史官惊叹的事情。有小股北陆骑兵化装深入下唐,救走了当时北陆的烈炎将军,令整个东陆各国为之哗然。而更令人惊恐的是,在五十余年后北陆的重骑兵再次踏上了战争舞台,雄风如同当年一样令人望而战栗,可是能够对抗它的东陆名将早已化作了飞灰。翼扬作为北陆当时的大君,亲率五万骑兵精锐陈兵下唐边境,北陆的铁蹄第一次,毫无惧色地望向富饶的下唐。下唐和北陆之间的安宁太久了,数十年前决战时代的勃勃野心又开始跳动了。下唐国主苏祈力排众议,不肯接受北陆炎部的条件,拒绝释放回下唐探亲的北陆王妃。这也是下唐史上第一次拒绝同北陆的和谈。下唐,都城锦州,四王府苏祈看着杯中的通体碧绿茶叶,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摇晃着瓷杯,神色悠然。“国主,燕大人到了。”苏祈抬头看去,燕诚脸色yīn沉走进了厅内。太傅大人免礼了。苏祈微微一笑,让下人端了一样的茶上来。凝儿呢。燕诚懒得和他周旋,开口便问道。苏祈似是也没料到燕诚如此的直接,愣了一下,她在后面厢房休息。大人不必心急,我叫你来,必定是让你见她。只是有些事要先告诉你。燕诚忍着怒气,狐疑地看着苏祈。之前在朝堂上,燕诚事先知会了各位大臣,言语中暗示着翼扬这次出兵是为了燕格凝。朝中大臣对苏祈扣留北陆的王妃皆是无法理解,两国刚刚和亲暂时地避免了战争,苏祈为何无缘无故扣下回来探亲的燕格凝。对于北陆的忌惮深深地印在这些年长的大臣心里,朝堂上一时众口一词地责备之声,苏祈又死不松口放人,连燕诚也一时有些糊涂,苏祈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凝儿她现在的记忆停留在去北陆之前,我喂她喝了灵虚花汁。”苏祈看着燕诚,语气里难以察觉地带着些苦涩。燕诚脸色一变,死死地盯着苏祈,半响,发出一声冷笑,“你这又是何苦。”“太傅是父王身边的老臣了,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在这深宫之中,苏祈从小学会的,便是想要的东西就要不择手段地弄到手。”苏祈并不打算让燕诚插话,接着说了下去,“不管燕大人相不相信,我对凝儿是真心。失而复得的东西,我又怎么能再放手。”燕诚脸上的表情复杂了起来,“国主是一国之君,难道为了一个女子毁了整个国家?”呵,苏祈轻笑了一声,刚刚的话说完整个人显得轻松了一些,“太傅未免对下唐太没信心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