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九个月后。

黄昏日影,随着时光而斜,刀儿倚坐在窗台边,一双满是哀愁的媚眼儿凝着岁月又去的晚霞。

来到苗疆,不知不觉已过了八个月,他可曾刀儿一想起修罗,小脸不禁染上相思情,晶莹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滚落双颊。

就在她独自伤怜的时候,一双男的长臂将她牢牢地锁住,冷不防的动作教她惊慌挣扎。

“是谁?”她不安地叫道。

男子激动却无语,唇边勾起一抹幽魅的笑容。

他总算找到她了,他的小娇儿。

“放开我,你到底是谁?”刀儿不住地呼喊,一丝熟悉的男麝香味飘入她的鼻息之中。

“刀儿,我好想你,想得快要发狂!”修罗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淡淡地响起,隐隐含着狂喜。

“鬼刹?”刀儿闻言吃了一惊,回眸见到了他美俊逸的脸庞,望进他幽邃的眼瞳中。

“我几乎以为你死了,要不是断魂前几日命人送了一幅你的画像给我,告诉我你人在苗疆,只怕我早已疯狂至死。”

他深情的话语撼动了刀儿的心房。

随即,她苦涩地一笑,“不可能,不可能是你,一定是我在作梦,你不可能想我,甚至于来这里找我。”

“嗯哼。”一声满意的轻哼自修罗的喉头逸出,他问道:“认祖归宗?怎么会到这皇内院里?”

要不是他武功高强,想见她只怕难如登天。

“因为……因为我是璇玑国多年前失散在外的公主,当年遇劫,是嬷嬷护住刀儿前往奔云寨求助,才能活到现在。”

所以,她与嬷嬷在奔云寨中的地位,才会如此与众不同。

“原来如此。”修罗管她什么公不公主,他是要定她了。“要不是断魂在一次机会中见到你的画像,我本不可能找到你。”

“为什么他会见到我的画像?那应该是被藏在皇室之中的呀!”刀儿惊讶地问道。

她刚到璇玑国的时候,她的堂姐、也就是当今璇玑国的女君主,命画师为她画了一幅画,作为珍藏。

断魂怎有可能见到那幅画,甚至于将它送到修罗手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修罗眷恋地捻玩着她敏感硬挺的蕊,笑着回答,“嗯,这些个月中,两国发生的事情太多,女皇与我的主子勾搭上了,断魂又与某个女将军纠缠不清,你们皇内院被他当自家厨房走,所以就看到了。”

何止断魂将皇官当自家厨房在走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