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伴我白螺杯(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公道。胡砂忽然想笑。她将三件神器放在手上仔细端详。天神遗物,蕴含了无上的五行之力,据说得其三件便能成神成魔。可是对天神们来说,却只是喝茶消遣的一件小玩意。多少人死在上面,他们不知道。为了找到神器,流了多少血泪,他们更不知道。他们只有一句:必然主持公道。胡砂轻声道:“公道也换不回人命,没有人应当帮你找神器,这是你的事。”天神帝女的脸色有些难看,大抵是没被人这样当面说过。青灵真君低声道:“寻找神器只是一个普通过程,每个人走的路不一样,下场也不一样。原本是一件妙事,却被你们搞得乌烟瘴气,成魔的成魔,顽劣的顽劣。早知如此,乖乖将神器收集了交给老夫,岂不轻松?”胡砂蔑然看着他,半晌,轻声道:“凭什么我们要帮你找神器?你又凭什么将我们呼来唤去?为了封口,不惜用下地狱来威胁。为了把功劳占为己有,不惜下离魂咒。你们明明知道水琉琴性质特殊,会攻击一切靠近的人,却毫不在意,要旁人来送死,选择其中能触摸的幸运儿,为你们完成一项龚。隐情?什么隐情,没有隐情!公道?可笑,现在还说什么公道!想要神器,我给你们!”她将那柄短刀狠狠丢在地上,青灵真君只觉脚下有什么东西钻出来,穿透脚面,登时痛得惨呼,再也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天神帝女急道:“昔日亦有天神委托凡人做事,算作点化,你怎能如此冥顽不灵?今日找到神器,本座算是你的龚,旧日里诸多恩怨,只当过眼云烟。枉死之人本座自然降下福泽,绝不亏待。何况昔日因,今日果,枉死成魔之人亦有其自身原因,你把一腔怨气发泄在仙人身上,岂不是大不敬?”胡砂摇了摇头,凄然道:“我以前就是太尊敬了。”没有什么好说的,其实。她的人可以顶住压力,学习青灵真君,把头缩在沙子里,随便将旁人玩弄在掌心,就为了点化与龚,忘记以前的一切。正如天神帝女所说的那样:这些不过是过眼云烟。可他们不懂,其实都不懂。世上没有过眼云烟,那是无关之人的潇洒之词。她那样深切的笑过,幸福过,落泪过,痛苦过。眼见了一个又一个人的逝去,默然送他们离开。这些,不会是过眼云烟。她的心顶不住,忘不了。水琉琴落在她掌心,沉甸甸的,冰冷刺骨。胡砂轻轻拂过琴面,手指蜷缩,五弦上迸发出简单哀伤的曲子来。天旋地转,逍遥殿被包围在厚厚的冰层里,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返回顶部↑

目录